军人世家的女强人
2018-12-04 09:27:34 来源:必威体育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:244

施娟 摄

走进王鲍镇义南村朱品芳家,老人正和几个邻居在玩纸牌。洗牌、发牌,笑声朗朗,一脸阳光。朱品芳家是个军人世家。早在抗战时期,她的公婆就先后将老大和老二送进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部队里。朱品芳思想也进步,认为共产党部队的兵值得爱,在20来岁时,不顾时局动荡,毅然和陆爱和结了婚。婚后,她在家里侍候公婆,打理家务,让丈夫在外安心当兵,奋勇杀敌。

 

大约在1948年,不幸降临到陆家。老大从游击队转到地方后,担任了民兵大队长。一次在动员青年参军时,被奸细暗杀,壮烈牺牲。不到一年时间,丈夫陆爱和也不幸在部队驻地扬州牺牲。说到这里,老人哽咽了起来。

“有牺牲证明书吗?”“有!”“快拿来看看!”我激动地说。

老人从卧室里拿出了一只信封,颤抖着双手递给了我。我从中抽出一叠发黄的、有几页已经破碎了的纸张,虔诚地翻看着。经拼接和辨认,里边有陆爱和的入党志愿表,有分区公安局颁发的军属证明书。最完整的一张是县民政局1956年颁发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。它是彩印的,证书上方的国徽和红旗相交辉映,无比鲜红。四个金黄色的“永垂不朽”大字,套印在中间,熠熠生辉。我霎时感到这张证书厚重无比。它是用鲜血染红的,用生命写就的!

陆爱和牺牲后,每当夜深人静时,朱品芳时常眼在流泪,心在滴血,人瘦了一大圈。其公婆见状后,劝她再婚,她坚决不从。她深情地对公婆说:爱和为革命牺牲,我要为他尽孝。后来,在亲友的劝说下,与小她六岁的阿叔陆爱明行了“阿叔接嫂”礼。

她公婆生有四子。两个牺牲,一个打小过继给他人,只剩下陆爱明一根独苗。再婚后,她既是妻子,又像大姐,珍惜着这份爱情,精心呵护着这个革命家庭,相夫教子,孝敬公婆,传承着陆家那忠于人民忠于党的革命家风。

人民公社后,朱品芳参加集体劳动似男劳力,除了大型水利外,什么开河挑泥、下河割芦苇等重活脏活样样做,几十年如一日。当我问她为啥这么卖力时,她若有所思地回答道:我要对得起陆家两位烈士的志向啊!说到这,她还自豪地说:我还当过十多年的生产队妇女代表,两年的妇女队长呢!

她与陆爱明共育有一子四女。1972年,她唯一的儿子陆信忠到了服兵役的年龄,她又送子参军。临行前,她告诫儿子:要发扬父辈的革命传统,争取更大光荣。儿子在部队也不负母亲重托,艰巨任务抢着干,在一次国防施工中,不幸压伤了脚,当了五年兵后,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部队,退伍回乡。

说起现在的生活,老人一脸的幸福:我已满90周岁,每月有100元尊老金。烈属补助金每月有700来元,还有养老金,生活富足有余。

(刘善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