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到拆违通知单后……
2019-05-15 10:12:09 来源:必威体育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:919

本报记者 茅晨华

家住职工新村17号楼的郁红霞今年54岁,身患肝病,一年自费药需花费2万元左右。家中有老母亲、丈夫、女儿、无父无母的侄子和一个寄养的老人,一家人居住在职工新村61平方米的两室一厅内,生活捉襟见肘。2015年,郁红霞向社区居委会和市城管局提出申请,在自家房子东侧和院子内搭建了两间房间供家人居住。

今年5月上旬,社区居委会将一张拆违通知单送到了郁红霞的家中。5月16日前进行自拆,之后将进行统一集中拆除。这张通知单让郁红霞六神无主,心急如焚。辗转反侧一晚上后,郁红霞来到了社区居委会,她的初衷是想让居委会考虑她的现实困难,对她“网开一面”。

“你家的情况,我们都知道。”社区居委会主任黄健拉着郁红霞的手轻声说道,“但是,每家每户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实际问题,考虑了你这一家,那么对其他人就不公平,拆违工作也就无法顺利展开。拆违和家庭困难是两码事,我们一定会充分考虑到你家的现实情况,在帮扶上给予一定照顾,但拆违要按规矩办,没有例外。”郁红霞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郁红霞从社区居委会回去后,想了一晚上。“黄主任说得很对,每家每户都有各自的实际问题,一家不拆,就会影响一大片,所以我还是要克服困难,响应号召。”郁红霞说。第二天,她就着手忙了起来,收拾整理屋内的杂物,联系工人帮忙拆除违章搭建,“本来黄主任说只要我收拾东西就可以了,像我们这种年老体弱的可以等城管来拆,但是我觉得太麻烦他们了,他们要管千家万户,工作已经够多了,我尽量做好自己家的事,能少麻烦他们一点是一点。”

郁红霞的办事效率很高,1天时间就将两间违建房屋拆除了,花去了2000多元的人工费,这几乎是她一个月的退休金。但是,郁红霞说:“值!响应政府号召,是我们居民应该做的。”

违章拆除了,郁红霞整个人底气也足了,见到涉拆户还会给他们算一笔账:“拆违势在必行,我们不配合,来来回回打游击战,阻碍政府工作,影响自己的身心健康,还给他人造成困扰,不划算。”这几天,在郁红霞的影响和带动下,华联新村社区的其余涉拆居民也纷纷动手,自拆行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