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眼飞花轻若梦
2019-05-31 09:30:13 来源:必威体育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:539

李新勇

 

岁月如此坚硬,季节如此松软。春风带着狂草的章法,于不经意间,在金盏菊、迎春、茶花、各色玉兰锦簇成团的芬芳中,将属于这个季节的心情,纷然乍泄。

紫燕的歌声联通了二十四节气的脉络,将大自然的序幕徐徐拉开,立春雨水,惊蛰春分,犹如敲响了一个个奔腾有序的鼓点。许多年过去了,鼓点和鼓点的节奏从来没有改变,改变的是岁月,是与岁月相依相伴的时间,它苍老了多少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。只是,那桃花依然红着脸颊在春风中微笑,杏花却不仅仅粉在烟雨蒙蒙的江南,梨花白了回响着红娘木屐的院落,翻飞的纸鹞拽着遥远苍穹的湛蓝。

在这个季节,且不要去说那些名副其实的花了,就连新长出的树叶,都那么色彩明丽,带着令人赏心悦目的柔软和光泽,把整个世界,装扮得新媳妇一般。

多么希望这样的美景,能跟我们长期相伴。可一场春雨,在洗净浮尘的同时,也洗落了满枝繁华。昨日妩媚妖娆不再,昨日落英缤纷不再。仿佛做了一场春梦,梦中事随人愿、甘美畅达,睁开眼睛,便浮华过眼,了无痕迹。这多少令人有些遗憾。自古以来,那一场场具有转折意味的春雨,催生了多少懵懂少年的无端忧伤,又令多少伤春感怀的文人雅士,写下一首首缠绵婉约的动人诗篇。

不过,人类附加给春天的文字,都与春天本身无关。大自然从未有老去的时候。老去的,是深陷时间漩涡的你我,尤其是我们的心态。花开有花开的快乐,花谢有花谢的洒脱。去留无需谁来牵挂,一切都顺其自然。繁花过后,还有绿叶呢。倘若是果树,枝头上,就该有青青的细果子了。

每一个春天都是崭新的。在这崭新的春天,一切都欣欣向荣,繁花谢后,满眼新绿。线条分明的房屋因为新绿,多了许多和谐的情调,枝上鸟鸣清脆,穿梭于绿荫下的行人,说话的声音、举止穿着,都跟季节那么协调。道路因为新绿,增加了无限丰富的色彩,再笔直单调的路,也变得柔和起来。春天的新绿,连楼房根部那一小撮泥土都不放过,离离落落,长上一片。

春光无处不在,青翠无处不在。飞花是春天的开始,揭开季节的全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