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老太的“花事”
2019-05-31 09:30:11 来源:必威体育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:548

陆汉洲

循着春的节拍,惠萍镇水果小镇的万亩果园,粉红的桃花,雪白的梨花,竞相绽放。近闻,花香扑鼻;远眺,花海如潮。水果小镇迷人的四月花事,迷醉了八方游客。

可是,当我走进花海深处,令我心动的并不是那芬芳美丽、沁人心脾的桃花、梨花,而是别有一番韵致的尹老太的“花事”。

沿着古朴的竹质棚架观景长廊前行百余米,路旁有块醒目的“党员服务岗·果园村党员中心户”牌子,党徽下的名字叫尹亚群!

观景长廊南侧的梨花深处,影影绰绰有两位上了岁数的老人正在劳作。拨开镂空的竹篱笆小门,我走进梨园,走到了老人跟前。哦,他们正是尹亚群夫妇。

于是,我便知道,生于1940年重阳节的尹亚群,今年虚岁80整;而这位已有60余年党龄的老党员,入党时正是花季少女。

在老支书张显达、副书记唐秀兰眼里,这位扎着两个羊角辫、忽闪着一对大眼睛、笑起来就给人一对甜甜小酒窝的花季少女,不仅活泼开朗、纯朴善良,且念过四年书,在肚子里没有沾过墨水的老书记面前,她就是“文化人”。老书记有意培养她。她就开始跟着老书记风里雨里的跑。她很快入了党,不久出任果园大队副大队长。

自小在果园村长大的尹亚群,对三八果园的发展史了然于心中。1954年,茅剑青在县、乡两级政府的支持下,以15亩果树起家,创办了大兴“三八果园”。几年后,三八果园的果树发展到了2000多亩,产品畅销全国各地,茅剑青和三八果园的新闻上了省里的《新华日报》,三八果园的科研成果上了北京农展馆。她曾为茅剑青两次见到毛主席而激动不已,睡梦里都在为他拍手鼓掌。听说越南农业代表团前来参观访问,唐秀兰安排她参与接待。唐秀兰发现,这位花季少女是棵“好苗苗”。

尹老太的“花事”,始于她十六七岁时跟父母在宅前屋后种了几棵桃树、橘子树。当她后来跟着老书记一起操心起整个果园大队的工作来,她的“花事”就做大了。

尹老太先后经历了果园村三代果树的发展历程。上世纪60年代初,种植的开菲梨、迈山梨为第一代;70~80年代,始种谓之第二代的黄花梨、杭青梨;进入90年代,果园村全面推广从日本引进的“三水一高(丰水、幸水、新水和新高梨)”。果园村栽培“三水一高”的科技成果,堂而皇之地上了南京农大的教科书。

在尹老太的“花事”里,让她最难忘的莫过于80年代中期大队集体所有的果园分田到户那段经历。开菲梨不打折,群众争着要。迈山梨、小红梨等打了折也没人要。这个果树林地怎么分?工作不好做。尹老太被抽去大队划地皮、做工作,家里分田的事儿就顾不上了。结果,她家4口人分得6亩果园,开菲梨仅半亩。老伴对此有些郁闷。她对老伴说,谁让我是党员干部呢!

分到家的果园该由自己作主了,可是,乐于助人的尹老太却并没把它当回事。大约七八年前,老伴试种了半亩满头红橘子,市场上特好卖,他们有一年仅此就收入了六七千元。于是,村里前来剪扦头的人络绎不绝。当邻里乡亲嫁接的满头红橘子陆续挂果时,尹老太家的满头红橘子树却因剪扦头过度而日渐萎缩、果实锐减。那片橘子树最后死得有些悲壮,令人感到有一种揪心的疼。

有一阵,尹老太夫妇似曾有一缕愁云从心头飘过。毕竟,这块丰硕的满头红橘园曾倾注过他们一番心血。然而,纯朴善良、乐于助人的尹老太,心里很快就像没事一样的坦然——自己好不算好,邻里好、众乡亲好才是真正好。

年届耄耋的尹老太夫妇,仿佛是两棵沧桑的老树。他们虽是四世同堂,但儿孙的事业都在上海,侍弄这6亩多地的果园,老两口渐感力不从心。几年前,左眼患过白内障的尹老太又患骨膜炎,最终仍未能逃脱失明的噩运。从此,尹老太弯腰的活不能做了。老伴也患有糖尿病,体质较弱。这时,她多么想身边有个儿女当帮手啊!好在一贯助人为乐的她,人缘好。她的难处,众乡亲都知道。去年底,当他们从上海看眼疾回来,想不到,他们半亩未挖的花生和6亩果园的整枝,邻里众乡亲全帮他们打理好了。这件事让尹老太夫妇感动了好一阵。

阳光明媚,微风轻拂。尹老太的草帽上,不经意沾上了几瓣芬芳雅洁的梨花。恍惚间,我发现,尹老太红扑扑的脸上那对甜酒窝依然美如桃花,一如60多年前的花季少女。

这一刻,我平静的心海不禁被尹老太美丽的“花事”搅动了。